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综合 > 高尔夫 >

母子俩疑跌落高尔夫球场土坑被活埋 球场拒赔

admin 发表于 2021-12-03 03:19 | 查看: | 回复: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没想到,是孩子告诉我,他的爸爸和奶奶死了。”每每谈到去年悲剧的发生,尹萌就会捂住嘴泣不成声,这也是自事件后她养成的习惯——不要哭出声,怕6岁的儿子听见。

距离尹萌的丈夫和婆婆深夜疑似在废弃高尔夫球场土坑意外死亡已过去了半年。她和公公以及儿子将涉事的高尔夫球场告上了法庭,索赔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失费等63万余元。

母子俩疑跌落高尔夫球场土坑被活埋 球场拒赔

3月26日,房山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高尔夫球场拒绝赔偿,称已尽到安全警示义务。

然而庭审后,北青报记者探访发现,事故现场仍可肆意进出,满地的土坑旁还有很多带着孩子前来游玩的人,隐患仍然存在。

回忆|五岁孩子亲眼目睹爸爸奶奶尸体被挖出

3月26日,房山。

院子里很安静。屋里一条长长的走廊,空旷,明亮。客厅里见不到太多的生活用品,到处散落着孩子的玩具。墙上的一张结婚照正对着门口,很醒目。

照片上的女子是今年31岁的尹萌,她个头不高,身材瘦小,人看上去很干练,但与记者交流起来,有些不善言谈。只有在提到孩子的成绩和此前她喜爱的工作,才会露出笑容,但稍纵即逝。

尹萌毕业后如愿到房山一家医院做了护士,和爱人结了婚。“老公做些小生意,我做着喜欢的工作,宝宝由公婆照顾。”这种再平凡不过的生活,让尹萌觉得很知足。

她很喜欢自己的工作,也很执着,从不喊累,只是在值班时,不论早晚都要和老公、孩子通一次电话。

去年的7月19日早上,她照常拨通了老公的电话,聊天内容如今已经记不清了,只依稀记得孩子在电话里,不停地跟她念叨着期待上小学,“孩子就是这样,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

挂断了电话,她就去工作了,直到第二天中午,“接到了三叔的一个电话,告诉我家里出了点事,别着急,慢慢回来。”尹萌一开始也没觉得有什么,可越想越不踏实,于是让同事帮她请个假。

刚进家门,“孩子冲过来告诉我,说他爸爸和奶奶死了。”听到孩子用了将近半分钟说出这句话,尹萌紧紧捂住嘴,手指紧闭,声音闷在胸腔里,憋得满脸通红,豆大的眼泪噼里啪啦地掉着,但没有哭声。她很担心,自己会影响到孩子。

母子俩疑跌落高尔夫球场土坑被活埋 球场拒赔

尹萌的公公老赵今年59岁,他回忆,7月19日下午5点多,儿子赵庆开车出去了,晚上8点多给家里打电话,将他爱人叫出去,但没说去干什么。

“把孩子哄睡了以后,我又给娘俩打了几个电话,能拨通,但是没人接。”于是老赵也去睡了。可直到第二天上午,母子俩还没回来,他就有些着急了。

家里有孩子,自己还患有脑血栓,老赵正愁去哪找人的时候,一个住在隔壁村的朋友过来了,“他告诉我,见到儿子的车停在了良乡镇一处废弃的高尔夫球场,但是没见到人。”于是,老赵赶紧和朋友赶往高尔夫球场。

“我看了一圈,车在那停着,旁边有一大坑,有塌方的痕迹。”老赵说,几个朋友试探性地在土坑旁边刨了两下,突然见到了老赵爱人的脸。当时老赵整个人怔在那里,一动不动,就眼看着朋友们把老伴挖出来。“赵庆!赵庆也在呢!”随后,几个人又把老赵的儿子挖了出来。

“他平时是个很爱面子的人,不可能当着那么多人哭天喊地的。”老赵的邻居说,当天,老赵把妻儿的尸体拉回了家,随后报了警。

警方尸检确认,二人是机械性窒息死亡。而在拉回尸体的时候,五岁的小熊就在旁边,亲眼目睹着爸爸和奶奶被盖着白布抬了进来。此后孩子的舅舅才发现了他,将他抱走。

老赵说,那家高尔夫球场早年破产了,荒废之后,很多住在附近的居民都从坏掉的围栏处进去,里面有个水塘可以钓鱼、游泳,夏天还有很多人去那里散步。久而久之,走出了一条宽到能过车的土路,赵庆生前常带着孩子去那里野钓。

但他们也不知道赵庆和他母亲当晚究竟是干什么去了。后来多次找到了涉事的高尔夫球场协商无果,老赵、尹萌和还在上学的小熊将高尔夫球场公司起诉到法院。

现状|一家五口变三口养家糊口犯了难

一家五口就这样变成了祖孙三口。

尹萌还没从老公离世的伤痛中醒过来,就有另一个问题摆在眼前,那就是如何生活。以前家里有几亩耕地,以每年5000元的价格外包给了别人,再加上赵庆做小生意的收入和自己在医院做护士的工资,虽然不多,但好歹够养活一家人。

而如今,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了尹萌肩上。“我公公本来就患有脑血栓,那次出事后,他又得了一次,还住了院。”为了方便照顾公公起居和孩子上学,尹萌放弃了护士这份职业,到村里的社区卫生站工作,每个月2、3千元的收入,但老赵一年的药费就要两万多。

母子俩疑跌落高尔夫球场土坑被活埋 球场拒赔

现在,尹萌代替婆婆做起了所有的家务,每天6点多起床,送孩子去上学,然后为公公做早饭,再去上班。卫生站和他们家的距离不远,每天中午都有一小时的休息时间,尹萌还要赶回家里为老人做午饭、洗衣服、收拾屋子。等到下午一点,再赶回去上班。下班后,还要把孩子接回家辅导功课。

说到孩子,尹萌总是后怕,“虽然他成绩不错,但那事之后,就变得不爱和我沟通,学校的事也不和我说。其他小朋友也都说,他不爱说话了。”而老师也对尹萌说,这孩子比同龄的孩子要成熟、稳重。

尹萌说,孩子是奶奶带大的,出事到现在,孩子从没有表达过想念爸爸、奶奶。只是有一次见到孩子偷偷抱着以前的相册,不停地翻,“他举着相册问我,这是什么时候拍的?当时在干嘛?我就一阵心酸。”

自那以后,尹萌把家所有的相册都藏了起来,把能让孩子想起爸爸、奶奶的东西也都收了起来,就连赵庆在世时带孩子钓鱼的钓具也一并送人。

家中唯一剩下的,就是客厅墙上挂着的一张她和赵庆的结婚照,她舍不得丢掉。

出事后,孩子总会在大半夜突然惊醒,面露恐惧地大哭。有时也会睡到半夜突然坐起来,不说话,也不动,过一会儿再躺下继续睡。“我带着孩子去过医院,可是大夫也没办法。”

现场|球场仍免费“开放”无任何安全措施

3月26日上午,该案在房山法院少年法庭开庭审理。老赵驮着背,一瘸一拐的来到了法院。

三人诉称,赵庆及其母亲在途经位于房山区长阳镇某高尔夫球场时,不慎跌落大坑,后塌方将二人掩埋,致其死亡。

随机推荐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3-2020 汔汕时讯网 版权所有
[ 我也要建站 ]

回顶部